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跟诊李宗恩博士– 倪海厦经方传承人

2019年11月跟诊日记:

李宗恩博士简介:是一代宗师经方大家倪海厦先生的指定学术传承人,掌门弟子。经历传奇。斯坦福大学的电子工程博士,USNews世界大学排名世界第4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MBA,曾任美国硅谷高科技及投资公司高管。因缘际会,半路出家,拜在倪海厦先生门下,天资非凡,深得倪师喜爱。倪海厦先生生前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如果我只能招一个学生,那就是李博士。

李宗恩博士现居美国加州。

以治疗重症、急症、特殊复杂疾病临床疗效卓越闻名,受邀到各地医疗机构教学演讲及指导中西医师,为中国医药大学五十周年庆主讲、广州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班大型医学研讨会特邀授課专家及查房教學、美国国际医药大学博士院博士生导师等。目前亦受邀参与推动中国国务院「西医转中医」政策。

李博士擅长使用经方中医治疗重症及急症:

譬如各类恶性与良性肿瘤、急性与慢性白血病、淋巴癌、各类重度关节炎、急性心衰竭、重度免疫系统失调、红斑性狼疮、重度急性过敏、 重度急性与慢性感染、 各类流感肺炎、胆结石与胆囊炎、急性阑尾炎、带状疱疹、肝炎、肾炎、肾结石、急性深层静脉血拴、多发性硬化症、重症肌无力、急性肌肉流失、重度全身水肿、急性肺积水等等,以及其它很多西医无法确诊及治疗的疾病,并帮助过许多大型西医院放弃的重症病。

李博士亦治愈许多神经与精神科疾病,譬如重度癫痫、中风、面瘫、重度脊椎神经损伤、重度晕眩、不自主运动障碍、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焦虑症、失眠症、忧郁症、躁郁症(bipolardisorder)、自杀倾向、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DHD)、强迫症(OCD)、自闭症(autism)、迫害妄想症、 幻觉幻听、无故打人骂人等等的問題。

————–

今次飞到加州,见到了李宗恩老师。非常感谢李老师,同意我与另一位学生跟诊半天,得以见识到大医诊治的风采。因为涉及病人的隐私,所以诊断及扎针过程都没有拍照片。每一位病人,都要先征求同意,才能跟诊。

在明亮的大窗前,一株宽叶子橡皮树,给宽敞得有些空旷的诊所前厅,带来盎然的绿色生机,给心里也装点上了生机。一边是一排书柜,中间是L形白色的长沙发,另一边靠墙是会议桌与整齐的椅子。墙上挂着一幅工整的字画。

跟诊心得

治病先治神。李老师对病人的态度,轻松幽默,不时地开玩笑,给病人的感觉是:没什么了不起的,有李老师在,天塌不下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望闻问切。

:无论是新病人还是老病人,李老师都会问诊,用一张表格,一项项地对照,吃饭睡觉大小便几次,女子月经周期,男子晨勃,等等,认真地问,认真地记录。让我知道有条理问诊的重要性。

:李老师给病人把脉时,是两手的脉同时把,比较左右。他能把出孕脉,甚至怀男怀女。

舌诊:每位病人都要伸舌头看

眼诊:每个病人,李老师最后都要用一个小手电筒,斜照病人的眼睛,眼诊,对照之前的望闻问切,心肝脾肺肾,各个反射区在眼部的反应。以此进一步确诊。李老师非常细心,为了我们能够理解,他特意在纸上画了黑眼珠各部位的反射区。

我以前曾经看过不问诊,把脉后直接开方的中医,以为这位中医太神了,什么都不问他就知道一切。其实这是误导。有时脉与病并不相符。经过半天的跟诊,知道为什么只把脉是不够的,要配合望诊问诊和眼诊,才能够对病人的全面的情况有整体的把握。并且,和病人聊聊,也是一个树立病人信心的过程。

而且,倪师有说过,有时病人一句话,比如病人说:一晚起夜8次,这是小肠冷下焦寒。

:每一个病人,在李老师这里都是针药同治,作为医生是很累的,但对病人能达到最大的治疗效果。每位病人的配穴都不超过10个。为什么不超过10个,因为扎针是要调动人的气血来治疗,每个人的气血是有定量的。就好象你有100斤米,你分配给10个人,还是分配给30个人,每个人分到的多呢。

并且,扎的穴位少,医生就更要精准地判断问题在哪里。好象家里的下水道堵了,庸医不知哪里堵了,只能把所有的管道都通一遍,扎上30-50根针,把病人扎得象刺猬,把病人的气血全部耗掉累个半死。而良医则精准判断出堵在哪里,集中火力只攻这几个部位,高效又省力。

几年前我不懂中医的时候,也是希望医生给我多扎几针,似乎心里才踏实。现在才明白,少而精准,才是最好的。

下午的病人不少。幸运的是,所有的病人都同意跟诊。我记下几个我印象深刻的病人与病例

1.  乳腺癌:

这是一位知性的短发女子,面容干净姣好气色不错。她右乳明显比左边要大,是乳腺癌。诊后我与她聊天,她很平静。几年前,她右乳长了2个指甲盖大的肿物,当时没当回事,也没管。去年快绝经了,忽然就疯长,很快就变得很硬,突出一个尖头。她让我摸了一下,真的很硬,象螃蟹壳一样盖在乳房上。她说:”我给你看看我的照片,比较吓人哦。”我说,”不怕,我见过很多吓人的照片“。当我看到照片与视频时,心里仍然一惊:一个视频,是她的右乳上端,血象小男孩撒尿似的喷出来。她说每天这样喷,喷半个小时,停住后才能包扎起来,流这么多的血,来的时候人都快虚脱了。照片,是突出在乳房上端的带颜色的菜花样的肿瘤。她胆子很大,没有做任何的现代西医诊治。

她一个人从地球的另一端飞来旧金山,租房子住一个月。已经在李老师这里吃了18付药了。血早已止住不再流,伤口在收拢,肿瘤没有再长大,现在在向上端集中。

我以前以为,如果乳腺增生肿块不大说明问题不大。从这位病人的历史可知,不可疏忽,一定要早治。没有看到李老师开的药方。李老师给她针了:三皇穴(排水排垃圾)+血海。

她的态度始终平和,不悔过去,不畏将来!她说,希望能康复,最少与瘤共存。

真的坚强。没人能靠时只能靠自己!

祝福她早日康复!

2.   卵巢囊肿,及不孕:

这位女子,40岁了。偏胖。2019.1月,她在西医院照片子,左侧卵巢囊肿15公分,右侧卵巢8公分的水样包囊肿。之前怀孕两次都胎停流产(真辛苦)。于2019年1月开始,在网上搜到李宗恩老师,来看诊的。到2月中旬,再去西医检查,说两个囊肿都没有了!!我问她,在这1 ~ 2个月的治疗期间吃李老师的药,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月经里面有没有大块的排泄物。她说,没有,只是尿多尿大,小腹小了腿也细了。

然后一直跟着李老师吃药,今年8月怀孕了,到现在,虽然才3个月,孕肚明显,宝宝也很好。

而且,怀孕6周时李老师把脉,说她怀的是个男孩。后来照片子,果然是个男宝宝。

看诊时,李老师给她把脉,在纸上画了孕妇与宝宝的脉的波长如何叠加。我冒昧地请求也把一下脉,可惜不得要领。

我跟她聊天时,她说了几次:李医生很厉害的!真的很厉害!

恭喜恭喜!喜得贵子!

今天开的药,我只记得有五苓散利水的, 四物汤,还有一个方子,3个合在一起用。

     我以前听有的医生说,同时吃几种中成药会耗了人的本精。只要配伍得当,看来这种担心是不必的。

       这位孕妇没有扎针。

3.    急性关节炎的小姑娘:

这位16岁的女孩子,非常可爱。李老师已经事先提醒另一位扎针的病人不要紧张,说这个小病人会因为怕针而大喊大叫。

小姑娘舌头白,问她是不是喝了很多冰的,或者牛奶等。李老师之前药已经用上了麻黄,生硫磺,乌头等4个重药,而小姑娘却不大发汗,也不觉得苦,可能是吸收不好。

给她扎针时,小姑娘乖乖地躺上电动的按摩床,拿条毛巾遮住眼睛,露出条缝偷偷看。还没开始扎,就已经中气十足地大声叫起来,却象歌剧咏叹调般,令人忍俊不禁。扎了膝关节五针,包括阳陵泉透阴陵泉,另有绝骨透三阴交,商丘透丘虚。透针时,李老师象瞄准射击似的将针管调了调方向, 长长软软的针稳稳地没进了肌肉里。

小姑娘好勇敢,换了我恐怕也会很紧张吧。

小姑娘是忽然得了关节炎,躺在床上,右膝放不平,经过几次治疗,现在快能放平了。

       为什么这样配穴,要琢磨一下。李老师给她用了4个重药,有机会要再请教。

4.   台湾的一家人:

这一家4人,夫妻与一个几岁的小女儿及侄女一起来的,阵容庞大。后来才知道,原来,就是她们的白血病女儿,被西医放弃了,转而找到李老师,延长了9个月的生命,最终仍然走了,令李老师难过自责不已。虽然大女儿走了,他们对李老师非常地信任与感激,这次就一家3口甚至带着侄女也来看诊,请李老师开方吃药。这份信任来自于李老师高超的医术,慈悲心肠,和极强的责任感。

侄女常常凌晨2-3点才睡,手抖无力,连矿泉水瓶盖都拧不开。李老师判断她的肝有问题。眼诊时,李老师特意给我们画图,说她的肝区,有很多散乱的发散射线,进一步证明是肝的问题。

爸爸:手掌色暗,李老师说是肝有问题,正常的手掌应该是偏红的。给他扎针了(没记下是哪几个穴位)

看到李老师对每个病人的问诊,断病,开方,配穴扎针,都似乎很轻松,他的举重若轻的风范,让我恍惚间觉得甚至诊治重症如癌症,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一种错觉。这背后是十数年的学习及经验的积累和不断的思考改进。

非常感谢李宗恩老师这样的大医给我们机会跟诊,从中领会到中医的精妙运用,更加树立了我对中医治病的信心与兴趣。非常希望今后还有机会,继续向李老师学习精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百医说 » 跟诊李宗恩博士– 倪海厦经方传承人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百医说 分享你的医学观点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